野生动物旅游在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发展,开始成为人类了解并接触野生动物的主要机会。野生动物旅游涉及多种类型的旅游活动,包括在自然栖息地中观赏动物,例如观鸟,观鲸等,也包括在圈养野生动物的旅游景点中观看动物表演、与动物进行亲密互动等旅游娱乐活动,例如骑乘大象,抱小老虎合影等。

管理得当的野生动物旅游活动,可能会对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带来一些积极影响,游客也能获得真实自然的体验和正确的野生动物知识。

不当的野生动物旅游活动往往容易带给野生动物很多消极的影响。特别是在上述后一类圈养野生动物的旅游景点中,不少为了娱乐游客而违背动物天性的活动往往隐藏着非常严重的动物虐待和伤害,除此以外,利用野生动物从事娱乐表演活动的需求是刺激全球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重要推手之一,进一步加剧物种的濒危状态,破坏生态系统平衡。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与牛津大学野生物保护研究所(Wild CRU)共同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年全球至少有55万只野生动物因娱乐游客而遭受痛苦。该项研究从动物福利和生态保育的角度,评估了全球范围内较有影响力的野生动物旅游娱乐项目,其中,十大最残忍的野生动物娱乐项目包括大象骑乘、与老虎合影、与狮子散步、观看海豚表演、把玩海龟、参观熊园、耍猴、参观猫屎咖啡园、耍蛇以及参观鳄鱼饲养场。

野生动物的福利问题

不论是野外捕获的个体,还是出于商业目的人工繁殖的后代,在为了娱乐游客为目的的旅游娱乐活动中,野生动物的福利都受到严重的侵害。

通常在没有人类打扰的情况下,野外自由生活的野生动物没有动物福利问题。野生动物在进化上已经适应了野外多变的自然环境,圈养难以满足野生动物对食物、行为以及栖息环境的特殊需求。与那些已经被人类成功驯化的家畜和家禽相比,圈养野生动物在遗传、生理以及行为等方面难以适应人工环境,因此往往承受更大的压力。

用于旅游娱乐活动的圈养野生动物,要经历长时间和高强度的训练,才能从事表演以及与人互动的活动。它们的活动受到限制,无法表达真正自然的动物行为,频繁的表演活动严重伤害它们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给动物带来更多的痛苦。

圈养的野生动物很难摆脱痛苦和虐待,无论受到多好的照料,只有在野外环境中它们所有的需求才能真正得到满足。因而,野生动物保护的最高目标就是将野生动物保留在它们生活的大自然中。

全球十大残忍野生动物娱乐项目,详情请见报告

《Checking out of cruelty:How to end wildlife tourism’s holiday horrors》

真“象”背后

大象是世界上社交能力最强的几种哺乳动物之一,能够建立复杂的社群结构,母象会照顾幼象4-5年,之后也还会继续关照幼象;大象每天可以在密林中行走多达10公里,每天花12-18小时觅食;大象通常在靠近淡水水源的地方活动,因为它们每天至少需要饮水一次,喜欢沐浴,用泥土洗澡,在树上蹭身体,用鼻子探索周围的环境。

而用于旅游娱乐项目中的大象往往在幼年时期经历过严重的心理和身体创伤。小象与母象过早分离,且经历残酷的训练,象夫通过“摧毁”小象的意志使它们驯服,以达到让它们“听话”地提供骑乘和表演活动的目的。训练过程经常会使用到象钩或其他工具,用极端手段迫使大象服从。

大象在不提供骑乘或表演时,通常会被铁链锁起来或关在狭小的笼舍里,活动受到限制,无法进行同类之间的正常社交,周围嘈杂的声音和游客,这些都会令大象紧张不安。普通游客很难发现大象是否存在痛苦,除了重复摇摆或踱步的刻板行为外,无助的大象不会很明确的表现出痛苦。

与大象有关的旅游娱乐项目在东南亚地区尤为受欢迎,例如“大象骑乘”、 “大象表演”等。2014年下半年到2016年年中,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在东南亚地区,总计220个旅游景点进行的实地调研发现,近三千只大象中有大概四分之三的大象居住在条件恶劣的环境中,大多数被用于从事骑乘或表演活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随着东南亚旅游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大象正陷入这样的处境,2010年至2016年期间,泰国旅游业圈养大象的数量从1688只涨至2198只,上涨了30%。

游客与大象的近距离互动和接触也存在巨大的安全和健康隐患。有报道显示,每一只圈养的公象身上都会发生一起人员死亡事件。2010年到2016年之间,泰国媒体报道圈养大象伤人导致死亡事件17起,重伤事件21起。受害人包括游客、当地路人或象夫。有研究显示,人与大象亲密接触也会引起公共卫生方面的问题,大象身上发现的结核病是一种人与动物之间双向传播的疾病,一些亲密接触的活动,例如亲吻象鼻、大象用鼻子给游客洗澡等旅游活动都可能导致疾病的传播。

让世界听到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