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S CoP18落幕,多种野生动物命运被改写

2019-09-10

近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18次缔约方大会在瑞士日内瓦闭幕。来自183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就多项提案进行投票表决。异域宠物相关提案在此次大会上受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20多种受到全球异域宠物贸易影响的野生动物物种的命运被改写。

异域宠物是指被人们当作宠物饲养和观赏的野生动物,它们大多来源于野外,或是野生种源人工繁育的后代,且往往来自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及兽类等。目前超过500种鸟类及500种爬行动物在全球交易。每天数以千计的野生动物被从野外捕获或被人工养殖和售卖,进入这一产业链。

此次CITES大会上,经过各国代表投票表决,部分深受异域宠物贸易影响的野生动物物种保护级别发生了变化。例如,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参与的有关亚洲小爪水獭(Asian small-clawed otter)、江獭(smooth-coated otter)和印度星龟(Indian star tortoise)的提案获得大会投票通过,三个物种从附录Ⅱ升至附录Ⅰ。附录Ⅰ中的物种受到最高级别的贸易管制,禁止出于商业目的的国际贸易。对于被当作宠物进行贸易的野生动物来说,能够进入CITES附录是成功保护它们的关键之一。

以下是CITES附录等级变动的部分物种:

亚洲小爪水獭和江獭

从附录Ⅱ升至附录Ⅰ

图片版权:世界动物保护协会

在过去30年中,亚洲小爪水獭和江獭的数量减少了30%,这很大程度上归咎于皮毛贸易和异域宠物贸易。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在一篇调查报告中揭露了近年来东南亚地区异域宠物贸易对水獭种群和福利的负面影响。报告显示,线上交易和社交媒体上出现的“水濑热”引发了消费者对饲养濒危物种水獭作为异域宠物需求的热潮,对水濑的种群保护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饲养水獭作为宠物不仅残酷,还有潜在的风险。这一趋势会将水獭置于危险之中,助长了对包括水濑幼崽在内的非法狩猎、非法交易和非法圈养繁育。

印度星龟

从附录Ⅱ升至附录Ⅰ

图片版权:世界动物保护协会

印度星龟以其龟壳上醒目的星形辐射状花纹而著称,但这也令它们成为全球各地收藏者追捧的爱宠。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每周至少有100到150只印度星龟从印度走私至泰国和斯里兰卡。这段旅程对它们来说不仅危险还会致命。在走私途中,它们会被塞进麻袋和手提箱中,导致龟壳破裂、疾病侵扰,乃至丧生。

龟(布氏闭壳龟、图纹闭壳龟、安南龟)

从附录Ⅱ升至附录Ⅰ

这三种龟均为越南特有种,布氏闭壳龟(Bourret’s Box)也在老挝被发现。这三种龟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均被列为极危物种,野外种群数量正在减少。有资料显示,大多数龟被非法出口至食品或宠物市场,需求量大且执法力度不足而Facebook这类社交平台的线上交易助长了人们对于异域宠物的接受度。此外,由于龟生长缓慢、繁育能力低,非法贸易对该物种产生的威胁也越来越大。

蜥蜴[GJ1] 

角吻蜥属所有种均被列入CITES附录

蜥蜴是异域宠物非法贸易的重灾区之一,每年有上百万只蜥蜴从斯里兰卡非法贩卖至欧洲的异域宠物博览会。这些蜥蜴在贸易途中被塞在板条箱中,通常无法正常呼吸和移动。很多蜥蜴在抵达作为宠物的新家前就会在运输中死于窒息、饥饿和疾病。

角吻蜥属所有种Ceratophora karu, C. erdeleni, C. tennenti 从未列入变更为列入附录I,Ceratophora aspera, C. stoddartii以及斯里兰卡卷尾蜥,敦巴拉卷尾蜥、琴头蜥从未列入升级为附录Ⅱ,用于商业用途的野生标本出口配额为零。此次CITES附录中蜥蜴保护级别的升级,能够使进口国在非法贸易中承担更大的责任,更好地为斯里兰卡保护该物种提供执法支持。

壁虎(大壁虎、睑虎、膝虎、松果尾守宫)

膝虎从未列入升级为附录I,松果尾守宫从未列入升级为附录II,大壁虎从未列入升级为附录II,睑虎属所有种从未列入升级为附录II(原产于日本的种群除外)。

壁虎的生存不仅受到栖息地丧失和气候变化的影响,还会被用作食物和药物。而国际宠物贸易越来越被视为壁虎野生种群的重大威胁。壁虎的独特性和稀有性造成其在宠物市场中日益增高的需求。在国际宠物贸易中,每天有成千上万只壁虎被捕获后卖入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异域宠物贸易链,仅就膝虎(Grenadines clawed gecko)而言,拉丁美洲的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从未允许对该壁虎合法出口,但它在美国和欧洲的线上贸易中随处可见,价格高达700美元一只。

玻璃蛙

提议将之列入附录II,未通过

玻璃蛙(Glass frog)因其独特的外观在国际宠物贸易中很受欢迎,其中许多是非法交易。在玻璃蛙的贸易链条中,其主要进口国是美国,主要出口国是巴拿马,其次是哥斯达黎加和苏里南。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对此表示,“我们对于玻璃蛙仍未得到保护感到失望。在贸易中,偷猎动物作为异域宠物正逐渐扩大至工业级规模,这会对它们造成毁灭性的后果。野生动物的圈养生活一定是痛苦的,它们会被限制动物的自然行为,身心健康也将受到严重伤害。”

“无论异域宠物贸易是否合法,动物都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社交媒体上关于异域宠物的帖子急剧增加,人们对饲养野生动物作为珍奇宠物的热潮和需求推动了非法狩猎、非法交易、无序繁殖。将物种列入到CITES附录I和附录II中可提高执法机构对它们的认识及优先级,从而加强监管。野生动物属于野外,而不应被当作宠物饲养。一旦这些野生动物进入人们的家中,就无法再现它们在野外的空间和自由。许多动物被关在比其自然栖息地小无数倍的空间中,即便饲主为其提供适当的饮食也无法使它们获得应有的营养。”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呼吁公众不捕捉、不购买、不饲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且不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异域宠物售卖和娱乐的视频。

野生动物,并非宠物。

类别: 

让世界听到你的声音